沙龙娱乐场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感人文章 > 爱情 > 文章内容

买外围的工作服-系统体育沙巴体育

时间:2018-09-16 00:00来源:未知点击:0 ...

雪夜追击者

第二章

??影子杀人

12月14日那天没有下雪,连续半个月的大雪已经罩住整个照城,很多热心的市民拿着工具在路上铲除积雪,阵阵哐哐当当的响声在路面上发出。

解剖室里的明秋和文叔一夜都待在这里,看他们的表情好像有了重大发现却又像是陷入更深的迷雾里。

两人正讨论着,这时明秋手机响起,是钟慧晴。

“头儿~,昨晚我不是和你说过倪经理的事吗?今天我去查了她的背景资料,一个重大发现。”

明秋在电话里打断了她,“我们也有一个发现,你回来再说。”

钟慧晴到了解剖室,本来想凭着昨晚的猜测和今天的调查结果让明秋和文叔夸奖一番的她,看见二人表情后立马严肃起来。

钟慧晴很快缓过来先开口:“头儿~,还记得我昨晚给你说的吗?那个倪经理不仅有问题而且问题特别大。”

听到这里,文叔也把目光转移到钟慧晴身上,双手抱着继续听她调查的结果。

“倪紫,”

“女,”

“汉族,”

“1980年生,”

“甲阳人,”

“2004年在甲阳酒店管理学院毕业,毕业第一年曾经在伟新酒店上班,因为和客人发生桃色纠纷被酒店辞退,和他发生纠纷的正是被害人。”

钟慧晴说到这里时故意加重语气,想让明秋和文叔感到惊讶,他二人却不为所动。

她继续说着,“辞退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06年伟新公安侦破一件杀人案,当警方找到目击者的同时,嫌疑人自首。”

“目击者对案发当晚看见的女人侧面及身形形容与自首的嫌疑人十分吻合。而自首的嫌疑人是一名女性,身材大小五官长相都与盛泽酒店的倪紫经理非常相似。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嫌疑人“倪紫”在自首第二天自杀了,身边留了一篇“认罪书”。”

这次两人被这个重大发现所震惊了,都显露特别的好奇表情。

文叔质疑的钟慧晴说:“倪紫的家人呢?那个嫌疑人的身份呢?”

钟慧晴果然是调查的彻底,有条不紊的回答着:“现在盛泽酒店的倪紫是2007年开始上班的,她有一个单亲妈妈,父亲很早以前因为车祸去世,她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她养大。而之前的那个“嫌疑人””倪紫”调查资料显示是一个孤儿,而且当时警方也查不出她的一切相关资料。”

“还有就是被害人是准备投资长欢新城盛泽酒店的第二大股东,不过非常好色,最后警方也碍于各层压力结束了那件案子。”

明秋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信息,他用右手食指蹭了蹭下巴,来回在解剖室踱步思考着。

钟慧晴正想打断正思考的明秋。

文叔知道明秋有了新的思路,打住钟慧晴说道:“别打扰他。”

钟慧晴轻声对文叔说:“你们发现了什么?”

文叔指着尸体左手手腕说道:“死者生前应是长期佩戴手表才会形成这样的轮廓痕迹,我们从现场到尸体身边都没有发现类似手表的物件;还有致命伤也化验出来了,和我们初步分析的胸前奇怪伤口为致命伤是一致的。”

“但可以排除枪械为凶器,强行塞入的**化验结果确认是死者的,我们现在还不能解释的就是伤口周围的第三种液体以及什么样的凶器可以造成这样特殊的伤口。”

钟慧晴点点头,又立即反问道文叔。

“这么说致命伤现在还没有答案,那么手腕的手表你们知道去哪儿了?”

在一旁思考的明秋插话进来。

“你还记得昨晚我们调查的那个报案人之一的酒店保安吗?”

钟慧晴带着好奇的表情点点头回道:“嗯,记得!”

“他在文叔问完三个问题之后更加紧张,起先我们在没有到案发现场时并不清楚他所看到的与描述的是否一致,不过小天的那句保安有问题倒是提醒了我。”

钟慧晴激动地喊道:“他是凶手吗?”

明秋有些不知所措,他望着钟慧晴露出奇怪的表情。

钟慧晴有些尴尬的笑着说:“对不起,我被小天传染了。”

明秋有些无奈的说道:“凶手是不是他不好说,但是他一定说谎了。”

“昨晚他时不时的用右手放在左手的手腕上感应什么,当我眼神转到他手上时他下意识又会拿开,他或许在隐藏什么。”

“一个人越是想炫耀什么就会欠缺什么,越想隐藏越会此地无银三百两。”

钟慧晴又问起那另外一个报案人,“那个清洁工呢??

“现在只是怀疑推测,还没有实际的证据,今天下午我们再去盛泽酒店探探底。”

“都大中午了,我们去吃饭吧。”

老味道火锅店,这家火锅店是附近生意最好的一家,但最近门可罗雀。

“看来大雪挡住了老板的财路啊!”文叔对火锅店主调侃道。

火锅店主习惯的咪笑着对三人说:“没办法啊,大雪封了路,除了附近的老顾客,稍微远点的客人车子开不进来,就只有摩托车能走小路。不过这见鬼的天气谁还会骑车来光顾啊!”

火锅老板哈哈一笑!

三人点好菜,又聊起案情来。

“你们有没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

“四年前的被害人是准备投资盛泽酒店的二号股东,昨天的被害者也是在盛泽酒店被杀,那个身形相似盛泽酒店倪经理的嫌疑人自首后第二天就自杀,为何查不出她的任何背景就立案,还有那个经理也很有问题。”

钟慧晴一连串说出了她所有疑惑。她又立即补充说:“是不是影子杀人啊!”

文叔打断她,“你是一名警察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再是推理和猜测也要合逻辑吧,是不是小天那家伙把你带坏了。还别说你两胡乱推理案情时真像一对儿。”文叔调侃着。

“他?算了吧。”

“诶~文叔啊!”

“我可是经过调查和分析才会这样说的好吧,还有我的直觉非常灵敏的,昨晚我对头说那经理有问题今天一查果然有问题。”

文叔笑着反驳道:“四年前的嫌疑人只是身形相似倪经理而已,自首的嫌疑人也自杀了,再说人家不过是发生了桃色纠纷。”

钟慧晴一时找不到回驳的话语,耍脾气般的说:“我和她眼神对视的时候感觉出一丝寒意和恐惧,反正她就是有问题。”

钟慧晴又把话题转移到明秋。“头儿~你有什么思路吗?”

“有些疑问,表面上这两件案子的相关人员都和盛泽酒店有关系,不过又没有实际性的证据证实有着直接关系。”

“不过我有一个预感,这两件案子一定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等待我们找寻证据证明。”

文叔也和明秋持相同意见。

“先说那个自首的凶手吧。”

“小晴所谓的“影子杀人”虽然逻辑上说不通,不过可以侧面映衬出倪经理与自首的凶手是有关联的,只是我们还没有任何证据。?

“目前想要证明两件案子有关联的办法就是从新再调查一次当年的杀人案,如果和我们的猜测一致那么我们就可以获得更多实质性的证据和线索,对我们侦破本案也有很大的帮助。”

明秋继续问钟慧晴:“被害人的详细资料和死因查到了吗?”

“被害人名叫吴国栋,1966年生,也是甲阳人,死因是匕首刺穿心脏失血过多而亡。”

“那凶器当时是在现场发现还是自首的凶手上交?”

“凶器是在现场发现,不过却没有凶手的指纹,档案显示的是凶手行凶时戴着女士防寒手套。但是有指痕。”

“那目击者的证词呢?你有看过吗?”

“没有,就连目击者资料也没有给我。”

明秋听到这里脸上露出莫名的喜悦感。

“对了,我的猜测进一步得到证实了,两件案子是有关系的,而神秘的目击者就是我们的突破口。”

吃完饭后明秋让钟慧晴去查“目击者”的线索,然后他和文叔去盛泽酒店寻找“影子”的主人。

路上文叔意味深长的对明秋说:“如果证明“影子杀人”那将会掀起更庞大的案子啊~”

明秋明知故问的反问道:“此话怎讲?”

“假设“影子杀人”成立,那当时自首的凶手必然是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妥协成为替罪羊,而让一个人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一次交易背后的人是多么可怕,背后的人一定是掌控着“凶手”的致命软肋,但我们现有的线索都没有掌握到“凶手”的一点信息。”

明秋打断文叔说道:“不,我们已经掌握了一条非常关键的线索。”

“你是指?”

“没错,就是倪经理!”

两人来到盛泽酒店,看来来的不是时候今天倪经理休假。

“我们昨天晚上才来,第二天就休假了?她在逃避什么吗?”

明秋看着文叔脸上浮现出不详的预感。

“我们得赶快找到她!”

在前台找到了倪经理的联系方式和住址。明秋拨通电话了,可是一连打了几个都无法接听,拿着倪紫的住址二人火速赶到她的住处___长欢新城与照城的交界处。

封路不是没有原因的,轿车无法开进大路。因为文叔腿脚不便,明秋决定让文叔留在酒店调查报案人保安。自己开车到长照公路交接处,随后徒步跑向倪紫的住所。

文叔找到了那名保安,保安见到文叔后表现出比之前还要紧张。

文叔开门见山的问道:“把东西交出来吧!”

保安抱着侥幸心理还想做最后的掩饰,支支吾吾的回答:“什...什么东西?”

文叔一把抓住他的左手,迅速拉开他的衣袖,果然一只金表显露出来。

文叔带着试探性大声喝道:“还有什么话说?你为什么杀人?!”

保安吓得不轻,泪珠顺着粗糙的脸颊大颗大颗的落下。

“我……,我没有杀人,我只是看见那个人什么都没穿,光着膀子手上有一块手表,看起来是挺值钱的,所以我让小林先出去,我就把手表顺走,准备第二天典当了给小林买件像样的生日礼物,但是你们昨天来调查后,我悄悄给小林说了后准备把手表交给警察。”

文叔还是不依不饶,“真的吗?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真没有了,当时就是见钱眼开了,我真没有杀人啊!”

“哼~告诉你,千万不要抱着任何侥幸心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过你已经违反了相关法律,还是要带你去教育教育的!”

保安解脱般的语气说出,“谢谢。谢谢。”

文叔问起了倪经理的事。

“倪经理人不好相处,对待同事比较冷淡,对待下属也很刁钻,但是工作能力却非常强。所以才来两年多就当上了大厅经理。还有传言说她在这个酒店有分红和上面的某位大老板还有暧昧关系。”

“真的吗?”

“我也不知道,这些都是听说。”

“那她今天为什么不上班?”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正常休假吧。”

“我查过你们酒店出勤安排,今天可不是她的正常假期,而是请假!”

“警察先生!我就一个保安,那些事真的不知道啊!”

看着面前这个面相有些猥琐的保安,文叔对他说:“如果你肯配合我们做调查,那你也不用去接受法律教育了。不过金表我们必须拿走,这是证物!”

保安连忙点头,“一定一定,酒店一有什么情况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文叔写了一个小纸条给保安后对他说:“以后有情况就打这个电话。”

黑夜很快降临,钟慧晴看来没有查到“目击者”的线索,开车绕了远路来到盛泽酒店接到文叔。

“文叔啊~怎么样?”

文叔把装在证物袋的金表递给钟慧晴。

她拿着证物后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收获不大。”

文叔安慰着她,“不。有一个大收获。”

“哦~是什么?”

“明秋正在追查“影子”的主人。”

“哦,对了,头儿去找倪经理了吗?”

“嗯,我们快去,现在开车绕远路应该能赶上和明秋一起到倪紫家。”

明亮的车灯点亮了黑夜,灯光照射的范围里又飘起雪花。

钟慧晴开着车,文叔拨通了明秋电话。

“明秋啊~怎么样了你那边?”

“我正在走小路,大概还有一刻钟就到倪紫家。你查的怎么样?”

“丢失的手表果然是保安顺走了,没有其他问题,还有传闻说倪紫在酒店有股份分红,和同事相处也很糟糕。”

“好吧,这算是一个大发现。小晴接到你了吗?”

“对,我和她正在绕路赶来。尽快赶到和你碰面。”

两人挂断电话后,零星的雪花逐渐形成了规模伴随着冷风席卷着照城,三人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明秋顺着地址已经找到倪紫的那栋普通别墅。

这是一栋独立的别墅楼房,尽管不是什么高端豪宅,不过以倪紫的收入,在盛泽酒店上班才短短三年时间应该是住不起这样的地方,看来很有问题。

明秋抖拍了身上的雪,按响了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