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娱乐场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k7体育网 > 杂文随笔 > 文章内容

亚博体育可靠安全吗-体育博彩公司有哪些

时间:2018-08-29 00:00来源:未知点击:0 ...


    “杀,还是不杀!”

    秦涯眸光微微闪烁,手中赤血指着沈月竹,心中有一丝杀意衍生而出,这女人已知道他是秦涯的事情,若是让她出去的话,难保她不会泄露出去。

    不仅如此,自己掌握灵魂之力也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是他最大的底牌,这女人也知道了,秦涯眼中闪过挣扎之色,随即收起长枪,“一切都只是未知之数,为了一个可能而滥杀无辜,却是有些违背本心了,毕竟她现在都没有做出任何出格举动。”

    退一万步说,他的身份要真的暴露了,他也无所谓,有金色面具在身,他随时能够再次变换另一个身份,一念至此,他深吸了口气,望向那粉碎的祭台,接着走向那被无数石块掩埋的老者的尸体。

    他将那老者的储物戒取下,查看一番,脸上露出满意之色,接着走到山洞一旁,闭目调息,将意念沉入灵魂海深处,望向那摇曳生资的魂灵古莲。

    在看着这魂灵古莲之时,秦涯的脑海忽然轰的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破体而出般,一种顿悟忽上心头。

    时间流转,数月时间转瞬即过,这数月的时间,沈月竹仍没有苏醒,但秦涯却经历了一番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竟是再次掌握了一种无上之道。

    无上灵魂之道!!

    原来,在他炼化了孤星散人的灵魂后,对方对于灵魂之道的感悟也被他吸收,在魂灵古莲的帮助下,他甚至跨过对方始终没有跨过的那一步,掌握这号称无上之道中最为强大的一种道,灵魂之道!

    “造化啊!”

    对于这灵魂之道,秦涯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参悟着,不过这灵魂之道要比神战之道,幽冥之道还要玄妙,极难参悟,秦涯这么多年来也毫无所获,如今他将孤星散人的纳为己有,终于突破那道门槛。

    当然,其境界并不算高,仅仅是道王境界。

    但这让他对魂灵古莲的掌握更深一层,除了已有的一些技能外,一些深层次的运用也逐渐了然。

    不仅如此,他的感知力也大大增强了不少。

    可以说,哪怕是没有魂灵古莲的帮助,这世间大部分的隐匿之法也对其无效,想到这,秦涯嘴角微翘,“这次秘地果然没有白来,不仅仅得了这么多的红云晶石还有重宝,更掌握了这灵魂之道!”

    “还有莲子也快成型了。”秦涯意念一动,来到魂灵古莲的面前,望着那颗淡紫色的莲子,眸光闪烁,如今,他掌握了灵魂之道,对魂灵古莲有了更深的了解,他也已知道这莲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莲子,乃是魂灵古莲吸收灵魂之力,在不断壮大的同时衍生出来的一种产物,乃是一种极为逆天之物,使用这莲子,可以将武者的潜力发挥到极致,配合魂灵古莲,可将武者悟性提升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那种地步,比起单纯的使用魂灵古莲还强上许多倍,秦涯很难想象,比起使用魂灵古莲参悟大道时还要高上许多倍的悟道状态究竟有多恐怖。

    他有预感,自己凝聚神格的希望甚至就在这莲子身上了,“吸收了炼魂祭台的核心后,魂灵古莲壮大了不少,这莲子比起之前已凝实了许多,相信只要再吸收几个真神的灵魂,就能够彻底成型。”

    秦涯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平复心绪。

    “嗯……”

    不远处躺在地上的沈月竹忽然有动静。

    “嗯,醒了?”

    秦涯望向沈月竹,只见对方悠悠醒来,对方缓缓起身,晃了晃脑袋,看到不远处的秦涯时,眼中掠过一抹异色,接着右手搭在长剑上,似在戒备。

    对她这举动,秦涯并不惊讶。

    “我昏迷了多久?”

    “不长,不过六个月而已。”

    听到这话,沈月竹眉宇微蹙,望着秦涯,“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对了,那诡异老者哪去了。”

    “你早醒一段时间,至于那老者已经死了。”

    听到这,沈月竹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惊异。

    要知道,她可是上神,灵魂比起秦涯要强上不少,连她都要沉睡这么久,秦涯竟这么快就醒了。

    随即她联想到对方那诡异的灵魂手段后,不禁释然了,对方连那拥有灵魂神器的孤星散人都能弄死,灵魂奇特一点,比她早些苏醒便不值一提了。

    不过,她更加惊讶的是,秦涯竟没杀她!

    要知道,她已经知道秦涯便是绝影,绝影便是秦涯的事情了,若她捅出去的话,秦涯必定再次受到万界各大势力的追杀,面对这么大的麻烦,秦涯居然不杀她?难道,他相信自己不会将此事说出?

    一念至此,沈月竹心中生出一股古怪的感觉。

    那感觉,似愉悦,似满足……

    这难道就是被人信任的感觉?

    “淡定,淡定。”

    沈月竹暗自想道,随即无情之道运转,将这股怪异的情绪压制下去,朝秦涯道:“你为何不杀了我,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是秦涯的事情说出去?”

    “你会吗?”秦涯反问道。

    “不会。”

    沈月竹沉吟了一会,随即摇了摇头,道:“你既然不杀我,就说明你有万全之策,就算是我说出这消息,相信你也能全身而退,想来你的自信便是来源于你的隐匿手法吧,啧,蛮荒之地这么多强者都没能看出你隐藏了面目,这手法真是高明呢。”

    望着对方那张与灵魂状态下完全不同的脸,甚至连灵魂波动都能完全隐藏,沈月竹不禁赞叹,随即继续说道:“还有,你的战力不凡,我没办法对付你,就算说出去,对我没有任何好处,毕竟神庭的悬赏是要你的命,我杀不了你,自然得不到悬赏了,而且这次的收获,可比那悬赏要好得多了。”

    要知道,在这秘地内,她与秦涯除了得到大量的红云晶石外,那十几个上神的所有财富也被他们拿走了,这些比起神庭的悬赏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你倒是看得分明。”秦涯淡淡笑道。

    “除了这些外,还有最重要的两点!”

    “哦,愿闻其详。”

    “第一,你的天赋太妖孽了,超越我只是早晚的问题,甚至我怀疑你现在就有杀我的能力,若我将你的身份说出去,与你为敌,不仅仅是我,整个斩情阁都会鸡犬不宁,而第二点……”

    说到这,沈月竹深深看了秦涯一眼,道:“你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