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娱乐场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沙龙娱乐场 > 原创精选 > 文章内容

亚洲体育投注-外围赌球软件

时间:2019-02-05 22:09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呆萌小妻,别来无恙》主角:蔣洁顾明叶。讲述了:向芸拧紧了秀眉,眼底摸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狠戾。“亲爱的,你真的要这种小角色给咱们设计婚戒?要是这样的话,我宁愿去店里选大众的款式了。嗯,上次那款梵克雅宝的就不错。”
 
精彩阅读:
下午一点,名门大厅。
蒋洁十分准时的看见了这对“狗男女”,封家树笑的内叫一个骚浪贱,满脸的小人得志。捯饬一下就跟万年总受似的。
再看旁边这位,第一眼瞧上去让蒋洁就挑起眉头。呦,合着要结婚的这位还不是被她抓奸在床的那个呢。啧啧,封家树倒也能耐的很,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嗯?怎么不是peter啊,你谁啊?他的秘书还是助理啊?”
准新娘一脸毫不掩饰的嫌弃让蒋洁那本来就客气的笑容更显得尴尬无比,而封家树十分高兴的欣赏着他身边这位未婚妻给前女友苦头吃。
不是跟他小舅儿领证报复自己么?蒋洁,本少爷跟你杠上了,看谁比谁狠!
“抱歉,向小姐,是封先生指名让我来为二位设计婚戒的。我叫蒋洁,是实习设计师。”
笑眯眯的看向封家树,显然,蒋洁可不准备就这么接受眼前这位大小姐的无端责难。
向芸拧紧了秀眉,眼底摸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狠戾。
“亲爱的,你真的要这种小角色给咱们设计婚戒?要是这样的话,我宁愿去店里选大众的款式了。嗯,上次那款梵克雅宝的就不错。”
“先别急,宝贝儿,先听听人家有什么能耐么,好歹也是陆钧彦的工作室里的,再差也不能上不得台面吧。”
封家树的话让蒋洁差点将面前的那杯柠檬水给泼出去!
丫儿绝对是故意的!
别生气,别生气,蒋洁,你要是生气了,你就中了这孙子的计了!不着痕迹的吐了一口浊气,蒋洁脸上笑容不变。
“二位有什么要求都可以给我说,我会根据二位的想法融入到我的设计里。”
向芸扬着下巴,吊着眼梢瞧着蒋洁然后发挥作女之能事,说了一堆恶心人的构想,什么戒指的花样不能俗套,还要有强烈个人风格的,让人过目难忘的,梦幻中带着大气,清雅中有着脱俗,嘚吧嘚吧半个多小时,蒋洁记录的手都酸了她还没有停下来的架势。
封家树瞧着蒋洁这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儿,终于心里平衡了那么一下下!
“今天先说这么多,你先回去设计着,明天我们要看设计图。”
明天?他以为这是拉屎啊,哪儿这么快啊!
“封先生,明天有点太赶了吧?”
“呦,脑子里就这么没货啊?一天时间还不够?”
这嘲讽的语气让蒋洁咬了咬牙。
呆萌小妻别来无恙蔣洁顾明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够,当然够,明儿您就情儿好吧!”
听着她近乎从牙缝儿里逼出来的话,封家树心情大好,笑呵呵的看着向芸。
“走吧宝贝儿,咱购物去,想要什么,都给你买。”
说这话的时候,还瞥了一眼蒋洁,瞧她气的内样儿,顿时满足了封大少爷的变态心里。
向芸挽着封家树的手高高兴兴的离开了,瞧着“奸夫****”这么消失在视线里,蒋洁重重的合上了记事本。
等明天的,用设计稿狠狠的甩他一脸!
……
回到家,看着玄关处那双男士皮鞋蒋洁直觉看向客厅,果然,顾明叶坐在沙发上。
“顾老师,你回来了。”
“嗯”
依旧冷淡的语气让蒋洁撇撇嘴。
“吃饭了么?我买了外卖回来,要不要一起吃?”
“我吃过了。”
有些尴尬的沉默,蒋洁换好拖鞋然后转身去餐厅准备消灭外卖然后专心画设计稿。封家树那个龟孙子,等着吧,明天要是不让他惊艳的瞪眼珠子,她都不姓蒋!
愤愤然的咬着小笼包,权当给自己出气了。
“嘶……”
可小笼包刚吃下一个,蒋洁就觉得自己的胃不对劲,拧着劲儿似的疼。
五官皱在一起,猫着腰,难受的要命。
很快,她痛的额头有冷汗下来,半趴在餐桌上不敢动弹。
顾明叶看着她像是虾子似的蜷缩着忍不住出了声。
“怎么了?”
“胃……我的胃好疼。”
话都说不利索了,脸色更是比打印纸都要白。
顾明叶拧着眉起身走过来,将她从椅子上扶下来。
“平躺在地上。”
看着他严肃的样子,蒋洁只能听从,手下意识放在腹痛的位置,没一会儿,腹痛转移并到右下腹。顾明叶拨开她的手,右手在开始在她的脐部周围按下去,由浅到深才探知她的疼痛程度。
经过一番看诊,得出结论——急性阑尾炎。
眼看着蒋洁痛的唉唉叫,顾明叶赶紧打电话联系了120,没过十分钟附近医院的急救车就到了别墅门口。
帮忙将蒋洁抬到了担架上上了救护车,坐在一旁看着她,顾明叶忽然有点儿后悔和她结婚了。
算命的早说过他是个天煞孤星,这才哪么些日子,她接二连三的出状况,再这么下去,是不是也会跟倩倩那样……
脑子里忽然回忆起那人的脸,顾明叶寡淡的眸子闪过一抹惊慌和恐惧。
本能的攥紧了手,手背上的青筋尽显,他很极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怎么回事儿啊?”
段凯看着顾明叶的脸色也是吓了一跳。
靠着冰凉的墙壁,顾明叶一言不发,任由他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
“哎呦我的祖宗哎,你倒是说话啊,我——”
正要继续说着什么,医生拿着手术同意单让顾明叶签字,而此时,段凯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闪动着的名片,愣了几秒,正了正色才接听。
“伯父,嗯……”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段凯脸色越来越沉。
简短的通话之后,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回头看顾明叶,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回有意思了,老爷子知道蒋洁的存在,现在要见本人呢。
吐出一口浊气,本想要说老爷子打电话这事儿,可顾明叶站在手术室门口明明担心的要命却还要死撑着的模样就在眼前,段凯微微张开的嘴又紧紧的闭上。眉头,渐渐缩成一个川字。
难不成,顾明叶对那个小丫头……
-------
手术很成功,蒋洁被推到高级病房的时候麻药劲儿还没过,昏沉着。
顾明叶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目光有些悠长。
病房里的消毒水味有些浓重,不知道过了多久,蒋洁慢慢的睁开眼,眼神像是迷蒙的小鹿,很是惹人怜爱。
有些乏力地掀了掀眼皮,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意识慢慢回笼,终于意识到自己人在医院。
青白细瘦的右手臂接连着管子,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注入身体里,手背上头浮现的血管清晰分明,看起来有些骇人。
“嘶……”
本能的想要动动身子,这不动还好,一动刀口就疼的人龇牙咧嘴。
“别乱动。”
顾明叶?!
蒋洁抬头看着他的脸在自己面前。没了那种云淡风轻的巨人千里之外,意外的,他好看的眉眼中带着微微的担心,虽然那么浅淡,可还是被她抓住了。
被人担心的感觉,真不赖。
幸好那时候有顾明叶在,不然的话,她指不定怎么着了呢。
“谢谢”
这两个字的语气真诚的让顾明叶微微怔愣,看着她明明苍白着脸色,可是却那么那么努力的对自己微笑。眸子里都带漾着笑,她……她的眼神就像塞班岛的海水一样澄澈。
……
“排气的时候说一声。”
排气……?
蒋洁脑子当机了一下,瞧她懵懂的眼神,顾明叶面无表情的用普通人都能听懂的话又翻译了一边。
“排气就是放屁。”
放……放屁?
只觉得嗓子眼儿卡了东西,脸涨的通红,蒋洁心想,谁放屁能好意思跟人大张旗鼓的说啊。
“这叫我——”
“噗……噗……噗……”
“怎么好意思几个字”还没说完呢,一连三个富有节奏感的屁就这么在房间里响起。
也许这三个屁实在太突然了,让两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的。
“我……”
羞愤欲死的蒋洁准备解释这个“屁”,顾明叶忍不住抬手掩唇,清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毕竟,他是个有教养的人,这种时候更要显示风度。
可是蒋洁就惨了,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哀嚎着,啊,老天爷啊,劈下一道雷,让我死了吧。
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妮子觉得口干舌燥,也不知道因为手术之后缺水还是因为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