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娱乐场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沙龙娱乐场 > 原创精选 > 文章内容

万博和威尼斯哪个好-沙巴体育有网络延迟吗

时间:2019-02-11 11:35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爱你不问归期》主角:夏悠然慕云舟,作者:潇潇雨。讲述了:一年一度的企业家年会在临海如火如荼的召开,企业家年会聚集了各地精英企业家,其规模和报道空前盛况。临海所有传媒都被企业家年会的新闻占据了,就连大街小巷的电子显示屏上都是年会报道实况。
 
精彩阅读:
明明是盛夏七月,可是夏悠然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慕云舟好看的薄唇上面,他说他深爱着夏婉,他深爱的人一直是夏婉!
 
心仿佛被扯开了一个口子,汩汩的往外流着血。
 
接下来慕云舟说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见,夏悠然仿佛入定一般,目光飘渺没有任何焦距。
 
“悠然!乖,把这个喝了!”
 
“悠然宝贝,老公最喜欢你了!”
 
“悠然别忘记吃药!”
 
“悠然宝贝,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孩子?”
 
“慕太太,你的输卵管动过手术,压根不可能怀孕!”
 
“啪!”的一声响,夏悠然的思绪被拉回来,法官看着她,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法官的声音冷冰冰的:“被告你认罪吗!”
 
“认罪?”夏悠然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声音低沉暗哑不复从前的糯软甜腻。
 
她的目光从法庭上所有人的脸上扫过,缓慢悠长,最后落在了刚刚慕云舟站的那个证人席位上面。
 
慕云舟早已经不在那个位置,可是她的目光却落在那个地方,好一会后脸上带了一丝笑容。
 
“我认罪,人是我杀的!你们判我死刑吧!我死有余辜!”
 
“悠然!”为她辩护的律师出声。
 
“我认罪!我认罪,人是我杀的!是我杀的!”到了此时此刻,她还有什么理由去否认,既然这一切是他需要的,既然已经落到这种地步,活着死去,有自由没有自由还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她听不清楚法官在说什么,听不清楚控辩双方在争论什么,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所有人起立,法官用低沉的声音宣读判决书。
 
“被告夏悠然,无视法纪,致人死亡,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一年一度的企业家年会在临海如火如荼的召开,企业家年会聚集了各地精英企业家,其规模和报道空前盛况。
 
临海所有传媒都被企业家年会的新闻占据了,就连大街小巷的电子显示屏上都是年会报道实况。
 
“盛世首席执行官慕云舟先生到达临海!”
 
夏悠然拉车门的手一顿,目光一下子看向声音来源之处。
 
白色衬衫,西装搭在手上,英俊的脸上带了浅浅笑意,即使是隔着屏幕夏悠然也能够感觉到那浅笑后面的疏离冷漠。
宁贝熙苏佑辛小说奢侈的爱凉薄的情全文免费
胸口猛然一窒,心房像是被什么紧紧扼住一样。
 
五年了!
 
时光荏苒,岁月对他格外眷顾,那个男人看起来比五年前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了。
 
“夏小姐!秦先生等着呢!”司机的声音让夏悠然回过神来,她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下了车。
 
楼上总裁办秦怀远斜靠在沙发上面,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翻看,特助站在一旁汇报:“我们的法语翻译突发疾病送医,事发突然,找不到合适的法语翻译,和本沙明先生晚上的会面可能要推迟了。”
 
秦怀远停止翻动文件,抬目看向特助:“夏悠然来了没有?”
 
特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秦怀远,他在汇报和法国人本沙明的事情,老板突然提到家里的家庭教师干什么?
 
还没有想明白,门被轻轻叩响了,秦怀远扬声:“进来!”
 
夏悠然推开门,“秦先生!”
 
秦怀远目光在夏悠然身上扫过,白色休闲衫,牛仔裤,小白鞋,很简单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却是那样赏心悦目。
 
他脸上的神情柔和了许多,“我让你过来是有事情要你帮忙。”
 
“帮忙?”夏悠然疑惑的看着秦怀远。
 
“晚上有一个法国客人要过来谈合作,你跟着我过去帮忙翻译一下。”
 
“翻译?”夏悠然吓一跳,“我不行……我……”
 
“我说你行,你就行!”秦怀远压根不听她解释,目光看着徐特助,“叫杨秘书带夏小姐去选购几套礼服吧!”
 
说完目光重新放回了文件上,徐特助看看夏悠然又看看老板,这次和本沙明的会面可不是儿戏,这个年轻漂亮的家庭教师真的能行吗?老板从来不是不靠谱的人,特别是在工作上面,他自然不敢质疑他的决定,只好对着夏悠然礼貌的伸手:“夏小姐,请跟我来!”
 
晚上六点,夏悠然和秦怀远一起出现在盛世豪庭,五年没有穿礼服,她总感觉别扭,还有脚下的高跟鞋,不像是平底鞋那样带给她安全感。
 
她小心翼翼的跟在秦怀远身后穿过走廊,秦怀远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全程说的都是法语,夏悠然就不懂了,他明明法语说得那么好,为什么还要翻译?
 
心里疑惑着,脚底突然一滑,要死了!
 
夏悠然以为会出糗摔倒,走在前面的秦怀远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突然转身扶住了她。
 
半个身子都靠在了他的怀里,她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古龙水味道,不知道为什么,夏悠然脸刷的红了。
 
她低声说了一声谢谢,快速站稳身子。
 
以此同时,叮咚一声,走廊一头的电梯门打开了。
 
慕云舟长身玉立在几个人的陪同下走出了电梯,他英俊的脸上带了一丝浅笑,目光漫不经心的看向前方,突然看见转过走廊的夏悠然的背影。
 
脸上笑容瞬间隐去了,是她?
 
不对,发型不对,那个女人一直都是长发披肩,而眼前的背影则是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而且那个女人此刻不是应该在叶萧和身旁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和本沙明的会面比夏悠然想象的轻松,秦怀远法语流利,压根不需要翻译,她只是像一个摆设跟在旁边应应景。
 
秦怀远在商场威名远扬,谈判可不是盖的,合作很顺利,合同签完,一行人转战早已安排好的包厢用餐。
 
本沙明带来的人里都是能喝的人,夏悠然身为秦怀远的女伴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她也陪着喝了不少。
 
这顿饭吃的时间非常长,夏悠然很长时间不喝酒,胃里翻腾不已,脑袋也晕沉沉的。
 
支撑不住的她起身出了包厢,看她脸色绯红走路摇摇晃晃的,秦怀远看了一眼徐峰,徐峰马上起身跟了出去。
 
“夏小姐,这是房卡,你去楼上休息一下吧!”徐峰在外面拦住夏悠然递给她一张房卡。
 
“不是还有客人吗?”夏悠然头晕但是还有意识,她这样中途走人肯定不太好。
 
“没事,你去休息吧,有我和秦总呢。”
 
夏悠然实在是没有力气撑,接过房卡晕沉沉的进入了电梯。
 
电梯一路上行,很快在十九楼停下,夏悠然歪歪倒倒的走出电梯,1909,她看了一眼门牌号拿着房卡准备开门,却没有想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夏悠然没有多想摇摇晃晃的进入关上门,实在是太晕了,她进入卧室后扑倒在大床上。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上游走,那感觉有些熟悉,夏悠然不耐烦的挥手,“别闹!让我睡会!”
 
回答她的是粗重的喘息声和扑鼻而来的酒气,夏悠然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接触到的是一双通红的眸子,慕云舟?
 
她是在做梦吗?还没有想出所以然,男人的唇一下子覆盖下来。
 
“唔唔……滚开……你滚开!”
 
她拼命的挣扎,哪里是慕云舟的对手,他就像是发疯一般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身体的力量悬殊让夏悠然没有办法抵挡,她又抓又咬,把能用到的招式都用上了。
 
男人仿若没有痛觉,只是凶猛的撞击着她……
 
到最后夏悠然被折腾得失去了意识……
 
岩浆般滚烫得肌肤贴着她,夏悠然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迎面接触到的是一张沉睡的俊颜。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涌上脑海,那些屈辱的记忆那些不堪的过往,夏悠然猛地挣脱慕云舟的束缚,扬起手一个恶狠狠的耳光摔在他脸上。
 
这记耳光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慕云舟疼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他有些茫然,好看的眸子里还带着迷茫,看见夏悠然喷火的双眸,他一下子坐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慕云舟脸上都是不敢置信,凌乱的衣物,满身的痕迹,傻子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