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娱乐场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沙龙娱乐场 > 原创精选 > 文章内容

万博manbetx官网-沙巴体育和澳门的区别

时间:2019-02-11 11:32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爱你不问归期》主角:夏悠然慕云舟,作者:潇潇雨。讲述了:昨天晚上他喝醉了,回到房间时候晕乎乎的,看见床上躺着的人还以为是做梦。既然是梦就让自己放纵一下吧,他放任自己沉沦,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真的。看她那副嚣张的样子很显然是走错了房间了,慕云舟脑子非常乱。
 
精彩阅读:
肖元看着落荒而逃的夏悠然摇摇头,一大早的老板就来敲他的门让他到自己房间传这样的话,把他吓一跳,这五年来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老板荒唐过。
 
没有想到竟然狗血的看到了前夫人,难怪老板脸色不好看语气森寒,跟在慕云舟身旁这么长时间,能把慕云舟气成这副模样的也只有夏悠然。
 
夏悠然回到自己房间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刚刚的事情太耻辱了!
 
她怎么这么倒霉,昨天晚上徐峰给她的房卡是1909,她去的竟然是1609,昨天晚上喝太多,她竟然醉到了六九不分的地步。
 
难怪慕云舟会那样鄙夷的问她又想干什么,他一定以为自己是故意招惹他的,而她反击他的那些话在事实面前显得那样苍白。
 
难怪他不反驳不生气,在慕云舟眼里她的反击就是笑话。
 
夏悠然难堪的闭上眼睛捂上了脸,太耻辱了!
 
电话铃声打破沉静,夏悠然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竟然是好朋友叶欢打来的,她哑着嗓子接通:“欢欢!”
 
“悠然,慕云舟到临海了。你小心一些!”
 
夏悠然脸上浮现一抹苦笑,“我知道了!”
 
叶欢听出了她声音的不对劲:“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什么。”她实在不想再提昨天晚上那耻辱的一幕,叶欢没有多想,夏悠然对慕云舟的恨她心里清清楚楚,她微微叹口气:“悠然,曲盈盈也去了临海。”
 
“盈盈也来了临海?”夏悠然反问,曲盈盈和叶欢都是她最好的朋友,五年前被慕云舟送进监狱她就和曲盈盈断了往来,只是和叶欢联系,现在听到曲盈盈的名字难免惊讶。“她来临海干什么?”
 
“认祖归宗,顺便找未婚夫。”
 
认祖归宗几个字夏悠然没有太在意,只是很惊讶未婚夫,曲盈盈的未婚夫是谁?“她未婚夫是谁?”
 
叶欢沉默了一下,缓缓的吐出三个字:“慕云舟!”
 
夏悠然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曲盈盈和慕云舟这怎么可能?
爱你不问归期夏悠然慕云舟小说全文精彩免费
一个是她从前最好的闺蜜之一,一个是她的前夫,在她从前和慕云舟的婚姻期间,曲盈盈可是一直跟在她身后非常坚决的抵制慕云舟的心上人夏婉的。
 
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时隔五年,曲盈盈竟然和慕云舟搞在了一起。
 
这个消息太过劲爆,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夏悠然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悠然,这件事我早就想告诉你,记得我从前和你说过曲盈盈看慕云舟的目光不对劲吧?后来你坐牢后他们就经常在一起出现,我以为他们也许只是逢场作戏,而且我也不想给你添堵,现在……现在我就算不告诉你,你也可能会知道,所以我就……”
 
叶欢断断续续的讲诉,夏悠然脑子晕晕的,从前叶欢的确和她说过这样的话,曲盈盈看慕云舟的目光不正常。
 
她觉得叶欢太过敏感,曲盈盈可是一直帮着她对付夏婉的人,怎么可能会对慕云舟有心思。
 
现在叶欢说曲盈盈竟然在她坐牢时候就和慕云舟交集了?这怎么可能?
 
可是叶欢是不会说谎的,叶欢也没有必要骗她。
 
闺蜜和前夫,这简直比她昨天晚上走错房间还狗血可怕!
 
肖元房间,慕云舟靠在沙发上面脸色阴沉。
 
他的脑子非常乱,几年没有想过的人这样突兀的出现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昨天晚上他喝醉了,回到房间时候晕乎乎的,看见床上躺着的人还以为是做梦。
 
既然是梦就让自己放纵一下吧,他放任自己沉沦,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看她那副嚣张的样子很显然是走错了房间了,慕云舟脑子非常乱。
 
她为什么会在临海?当年她不是被叶萧和保释出狱了吗?按照常理推断她不是应该呆在叶萧和身旁吗?
 
她来临海是想做什么?
 
扔在旁边的手机不停的响着,慕云舟没有丝毫想要去接电话的动作。
 
坐在一旁的肖元小心的打量着他脸色,他好长时间没有看见老板这样发呆过了,想说什么却觉得说什么都不合时宜。
 
后来他的电话响了,曲盈盈打来的,肖元接通,曲盈盈甜腻腻的声音传来:“肖特助,云舟呢?”
 
肖元看了一眼慕云舟,“慕总有点事情出去了,曲小姐有什么事情?”
 
“这样啊,我刚到临海,想和云舟一起回家看看爷爷,不知道他有没有空。”
 
“等慕总回来我转告他。”
 
挂了电话肖元看在慕云舟,“慕总,曲小姐……”
 
“她什么时候来临海的?”慕云舟突然打断他,肖元愣了一下,这个她是指曲盈盈还是夏悠然?
 
他凭直觉回答:“我三个月前到临海出差曾经遇见过她一次。”
 
慕云舟眸色一紧,“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那个……那个……”肖元吞吞吐吐的,当年夏悠然委托律师从监狱里送出一份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后,慕云舟就气急败坏的吩咐他,永远不许再他面前提夏悠然,这才过几年,竟然就又开始质问他了?
 
夏悠然在房间里发了好一会呆,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浴室,身上都是慕云舟弄的痕迹。
 
夏悠然觉得好脏好恶心,他从前和夏婉勾勾搭搭,那是因为夏婉是他心爱的女人,他心不甘情不愿娶她,自然对夏婉魂牵梦萦割舍不下。
 
可是现在他和曲盈盈在一起算什么?他知道自己和曲盈盈那么好还这样恶心她。
 
叶欢说曲盈盈和慕云舟可能在和她结婚时候就搞在一起了,夏悠然觉得太恶心了。
 
原来那个时候慕云舟一边和夏婉勾搭,一边和曲盈盈暗渡陈仓,一边还又回家应承她。
 
慕云舟在床上的欲望有多强烈夏悠然可是太清楚了,想到他可能一天连续在三个女人之间逢迎,夏悠然就想吐。
 
她在浴室呆了很长时间,身上得皮肤都被她搓得发红,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慕云舟留下得痕迹全部用刀割掉。
 
后来是徐峰来敲门叫她:“夏小姐,你起床了吗?”
 
夏悠然换了衣服打开门,徐峰站在门口对着她温和的笑:“秦总让我过来叫你一起吃早餐。”
 
夏悠然跟着徐峰去了餐厅,进入餐厅一眼就看见了秦怀远。
 
他穿了白色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一颗,露出性感的脖子,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早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光。
 
他的脸在金光的映衬下看起来英俊到极点,夏悠然竟然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目光,秦怀远眼睛从报纸上抬起来看向她,夏悠然有些局促,她不敢和秦怀远对视,马上避开眼神,“秦总早!”
 
“这边坐!”秦怀远指指旁边的位置,看她坐下后微微的笑了一下。“你还好吧?”
 
“还好。”夏悠然不太敢看他,秦怀远的目光太过明亮,像是能够看到她心里去。
 
“吃什么?”
 
“随便。”
 
“你喝多了,那就喝碗粥暖暖胃吧,宿醉后胃会非常不舒服,吃点清淡的会好受许多。”
 
秦怀远的声音如沐春风,夏悠然点了点头,她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是在秦怀远面前竟然有些无所适从,只能以微笑压制心中的慌乱。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慕云舟一双俊目冷冷的盯着夏悠然和秦怀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