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娱乐场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沙龙娱乐场 > 原创精选 > 文章内容

万博manbetx全站客户端-体育博彩能赚钱吗

时间:2019-02-11 11:40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奢侈的爱凉薄的情》主角:宁贝熙苏佑辛,作者:奶兔糖。讲述了:苏佑辛身下一用劲,任何前戏都没做,就这样直接冲了进去,意料之中的干涸。下体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她不停的颤抖,流着眼泪,牙关咬得紧紧的,承受着他疯狂的折磨。他疯狂的运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精彩阅读:
苏佑辛冷笑起来,看向宁贝熙的目光几乎要将她杀死。
 
“我没有开车子撞她,是她自己不小心撞上来的,为什么我说了这么多次你都是不肯相信我!”
 
宁贝熙提高了声量,未防备之前暴怒的苏佑辛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胳膊用力的拽起。
 
“说多少遍我都不会相信,你们宁家的人都是祸害,你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孩子,你爸爸更不是个好人!现在真是苍天有眼让他入狱!”
 
“不是,我爸爸不是那样的人……”
 
宁贝熙被拽的生疼,可还是要为爸爸辩解。
 
爸爸这辈子都清正廉明,唯一做的一件动用关系的事情,便是逼着苏佑辛娶了她。
 
这都是为了她这个不孝的女儿!
 
“苏佑辛,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马上跟你离婚,我还你自由。”
 
“离婚?”
 
苏佑辛冷笑了起来。
 
“宁贝熙,你以为你现在这个处境,我跟你离婚还需要你同意吗?”
 
宁贝熙呆在那儿,当初是爸爸动用关系逼着苏佑辛娶了她,苏佑辛娶了她却不碰她,碍着爸爸的面子没有跟她离婚,但是现在爸爸已经入狱,他自然无所顾忌了。
 
跟她离婚,不过是像踢开一个皮球而已。
 
宁贝熙忍住眼泪,这一趟终究是来错了,她原本以为,这五年夫妻,苏佑辛对她总应该有点感情,但现在看来她是真错了。
 
“跟我离婚,做我的情人。也许我会改变主意。”
 
就在宁贝熙绝望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苏佑辛冷漠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她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眼里写着迷茫,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佑辛一步步朝着宁贝熙走过去,宁贝熙一步步往后退,她从未见过这幅眼睛发红的苏佑辛,直觉让她往门口走去,在触碰到门把的刹那,她松了口气,却瞬间手被按住,紧接着门把反锁的声音响了起来。
男女主是宁贝熙苏佑辛的小说《奢侈的爱凉薄的情》全本完结版阅读
高大的身影将宁贝熙小小的身子笼罩了起来,迎面而来的是男人的气息声还有喘气声。
 
“你想干什么?”
 
宁贝熙惊恐的问道。
 
“干什么?马上你就知道了!”
 
苏佑辛声音刚落,宁贝熙身下的裙子就被撕成了两半,身子直接被压在门上,冰冷的木板咯的她腰疼,更要命的是身下传来的凉意。
 
“苏佑辛,你放开我,你是不是疯了?”
 
“不是为了救你父亲什么都可以吗?”
 
苏佑辛脸上带着嘲笑。
 
“求求你,放开我,放了我。”
 
宁贝熙的眼泪流了下来,语气中满是哀求。
 
宁贝熙用尽力气想要推开苏佑辛,几乎是立刻就被苏佑辛制服,苏佑辛腾出一只手将她双手束缚住,身子往前压住宁贝熙,让她无法动弹。
 
“宁贝熙,你装什么装,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你不是一直像个怨妇一样怪我不肯碰你吗,今天我就成全你!”
 
“不是,求你……”
 
宁贝熙无助的抽泣,身子奋力挣扎着,想要逃出他的纠缠。
 
“是你自己送上门来说你什么都答应我的,现在装什么清纯!”
 
确实是宁贝熙自己答应的,她没必要装清纯,实在是苏佑辛的眼神太过于恐怖,不过是将他当成一个泄欲工具。
 
“既然卖身那就别一副清高的模样,你取悦了我,我才会有可能会帮你。”
 
羞辱的话,让宁贝熙无处容身,终于忍不住抬起脚踢向了宁贝熙的腰间。
 
苏佑辛一把抓住她的脚,将她整个人往地上一丢,她重重的被摔在地上,他已经压了下来。
 
她的双手被苏佑辛束缚住架在头顶上,无法动弹,而他的手一路探索,来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不要……”
 
宁贝熙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却被他用力的分开。
 
苏佑辛身下一用劲,任何前戏都没做,就这样直接冲了进去,意料之中的干涸。
 
下体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她不停的颤抖,流着眼泪,牙关咬得紧紧的,承受着他疯狂的折磨。
 
他疯狂的运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宁贝熙躺在洁白的地毯上,木然的流着泪,身体的疼痛毫无知觉。
 
她想过和苏佑辛成为夫妻,却不是这样的情况。
 
“你还有脸哭?”
 
苏佑辛突然抽身从宁贝熙身体里出来,将宁贝熙拽了起来,往书桌上一扔,宁贝熙还未站稳,整个身子就被苏佑辛半压在书桌上,而他瞬间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
 
又是撕心裂肺疯狂的折磨,宁贝熙初经人事,苏佑辛又是存心报复,哪里能够承受得住。
 
发泄完后,苏佑辛提起裤子,宁贝熙像个破碎的娃娃般,坐在地上,眼光茫然,身下的血迹还未干涸。
 
苏佑辛冷沉着脸,宁贝熙呆滞惨淡的模样,不仅没有让他同情,反而让他心里多了一阵快感。
 
“苏佑辛,你就是个禽兽!”
 
宁贝熙终于缓过神来,对着苏佑辛怒骂了起来。
 
“宁贝熙,你摆出这样贞洁烈妇的模样给谁看,你当初嫁给我不就是想让我上你,现在我终于如你所愿,你不值得高兴吗?”
 
苏佑辛故意捡着最难听的话说给宁贝熙听,他了解宁贝熙,骨子里最为清高,根本就受不了这些污言秽语!
 
“所以你会帮我?”
 
宁贝熙麻木的坐了起来,爸爸还在监狱里,这个时候她不能得罪苏佑辛。
 
“换上你的衣服滚吧。”
 
苏佑辛懒得多看宁贝熙一眼,转过头冷淡的说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宁贝熙不顾自己此刻还赤裸裸的身体站了起来,她必须要让苏佑辛帮忙。
 
“我不会帮你。”
 
苏佑辛冷淡的说道。
 
“苏佑辛,你刚刚明明……你到底想怎么样?”
 
“宁贝熙,我刚刚说的是如果你取悦了我,我可能会帮你,但是很可惜你的技术实在太差,我很不满意,所以你让我如何帮你呢?”
 
“你耍赖?”
 
宁贝熙怒火中烧。
 
“是又怎么样?”
 
他依然冷漠。
 
“我知道你恨我,你讨厌我就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宁贝熙捏紧了手指,控制着自己不发脾气。
 
“伤害,宁贝熙,你这话说错了吧,你爸爸贪污受贿,那是他咎由自取,可不是我能伤害的。”
 
苏佑辛斜眼侧看宁贝熙,此刻她的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紧紧咬着嘴唇的模样格外的楚楚可怜。
 
“苏佑辛,你是在报复我吗?”
 
宁贝熙猛然明白了什么,抬起头问道。
 
“现在才感觉到吧,当初你害死我孩子的时候就该想到有今天!宁贝熙,给你三分钟时间,穿上衣服赶快滚,否则我会将办公室门打开,让这里人都好好看看你的模样!”
 
宁贝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苏佑辛办公室,她不应该来这里的,她早应该看清楚苏佑辛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