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娱乐场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沙龙娱乐场 > 原创精选 > 文章内容

足球怎么投注manbetx-外围篮球滚球公式

时间:2019-02-11 11:54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一晌贪欢》主角:乔念楚荆,作者:夏目呦呦。讲述了:夜里,丈夫已经睡下,背对着她,乔念翻身,目光落在他身上。他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怎么控制几年不动她呢?是为了谁在守着?黑暗里,阴郁疯狂的念头滋长。
 
精彩阅读:
婆婆带着方言味儿的声音尖厉传来。
 
乔念脚步微顿。
 
“我看念念也挺好的,对你也挺孝顺……”
 
“哎哟,她那是心虚呢!我们老聂家娶她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传宗接代!她可倒好,这都五年了连个蛋都没下出来!还是说我们峰子仁义,要我说早该跟她离婚……”
 
“你不知道,她还当自己是大小姐呢,我儿子对她真是……啧啧,我就没见过她这么命好的女人……”
 
话,戛然而止。
 
乔念从玄关走近,表情没什么变化的跟那一脸尴尬的邻居打了招呼,对周凤喊了声妈,笑道:“聂峰还没回来吗?”
 
婆婆使劲撇了下嘴,没好气的说:“没!”
 
乔念笑笑,“那你们先聊,我去换身衣服。”
 
说着往房间去,关门的时候听到婆婆声音不高不低的说,“听听,有她这么称呼丈夫的!连自己老公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
 
“昨晚上就没回来,我看她早晚浪死在外头……”
 
关上门。
 
乔念脸上的表情维持不住。
 
五年了。
 
她又何尝不想要一个孩子!
 
可是聂峰,她的丈夫……
 
却不肯碰她。
 
他是怎么跟她说的,说对不起,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有了那方面的病,说他爱她,身体却不能……
 
他求她不要告诉婆婆,说他会积极治疗,她受着婆婆日益的不满,从不曾怀疑过丈夫……
 
乔念站在那里,眼神微恍。
 
“念念,妈说你没吃饭?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吗?”
 
聂峰温柔担忧的看着她,还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怎么这么看着我?”
一晌贪欢楚荆乔念书名_一晌贪欢乔念楚荆最新章节阅读
他神色温润,一如从前。
 
乔念笑了下,“没什么,我在外面吃过了。”
 
她声音如常,没有一分心虚也没一分端倪。
 
“早上给你打电话怎么打不通?”
 
“手机摔了下,好像摔坏了。”
 
“你呀,还是这么……明天我给你买个新的。”他笑得无奈又宠溺。
 
乔念嗔怒得瞪他。
 
像每一对恩爱的夫妻。
 
胃里的翻搅,挥之不去的恶心感如影随形。
 
夜里,丈夫已经睡下,背对着她,乔念翻身,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怎么控制几年不动她呢?
 
是为了谁在守着?
 
黑暗里,阴郁疯狂的念头滋长。
 
像藤蔓,密密麻麻将她裹挟,她伸出细白的手臂,缓缓将自己贴到他身上。
 
“阿峰……”
 
她身上还有楚荆留下的痕迹,聂峰只要拉开她的睡裙就能发现,发现他的妻子出了轨,带着一身男人的痕迹在勾引他。
 
聂峰翻身,带着惺忪睡意,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个吻,却牢牢抓着她的手不让她动作。
 
“对不起,我……”
 
他的语气是自责而愧疚的,还带着难以启齿的赫然。
 
“还是……不可以吗?”
 
乔念低敛着眉,黑暗里看不清她的神情。
 
“对不起。”
 
聂峰伸手抱她,手在她后背轻轻的安抚。
 
“妈今天又催我生孩子了。”
 
“委屈你了,我会尽快治的。”
 
像从前一样,他愧疚而温柔。
 
乔念闭了闭眼,半晌,嗯了一声。
 
谎言……
 
都是谎言!
 
欺骗!
 
还是欺骗!
 
数不清的照片在眼前闪过,照片上交缠的人一会是丈夫和小三,一会又成了她和楚荆……
 
“念念,念念你冷吗?怎么在发抖?”
 
“没,我没事。”
 
她缩了身子,却无法从那黑暗里逃脱。
 
聂峰却毫无所察,他摸了摸她的头发,“明天有个局,你跟我参加下吧。”
 
她点了下头,甚至没听清他后面说了什么。
 
楚荆噙着笑,盯着她的眸子别有意味。
 
乔念手心掐紧才勉强让自己不致失态,“楚、楚先生。”
 
包厢里迅速有人过来与楚荆寒暄,他也移开目光,仿佛真的只是与她打个招呼而已。
 
乔念面色微白,强迫自己冷静。
 
她知道楚荆在夜城是什么样的地位,跟他有了那样的关系后,她一直避免着与他在这样的场合见面,可现在……
 
“念念,你不舒服吗?”丈夫的声音响起,带着提醒的意味,“公司正欲跟楚氏合作,万不能怠慢了楚总。”
 
乔念勉强笑了下,“我知道了。”
 
席间觥筹,交谈颇欢,聂峰一派春风得意,仿佛已经确定与楚氏的合作。
 
乔念的脸色越来越白。
 
楚荆……
 
那个男人的目光,几乎如影随形,她与旁人交谈,跟丈夫说话,甚至碰杯喝酒的时候,她都能感觉那道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与她的狼狈不同,楚荆除了西装一点微皱,全然看不出他刚才经历一场激烈的男女之事。
 
“要我送你出去吗?”
 
他站在那里,居高临下,似笑非笑。
 
“滚!”
 
乔念愤愤,却因微喘的语气而大打折扣。
 
楚荆不在意的轻笑了下,“这么长时间他都不找你,你就不好奇是为什么?”
 
乔念心里咯噔一下,“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意思。”
 
“乔念,你那么聪明,为什么总在这件事上自欺欺人呢?”
 
“你是说……”
 
不!
 
不会的……
 
聂峰他……
 
他不可能……
 
快速整理衣裙,她跌跌撞撞,在楚荆意味深长的目光里跑出了卫生间外。
 
在里面过了多久?
 
起码有半小时,她在席间离开这么久,聂峰都没有察觉的吗?
 
思绪混乱,她强自镇定回到包厢……
 
聂峰却不在。
 
“哎呀聂太太?你可回来了,聂总刚还担心你,出去找你了呢……”
 
“他去找我?”
 
“是啊,刚出去,聂总和聂太太的关系可真让人羡慕啊。”
 
乔念露出个笑,心里却隐隐的不安——这不是聂峰的作风,他一向做事妥帖,怎么会客人都还在的时候独自离场呢?
 
正想着,就听到有人喊了声聂总,乔念抬头,就看到丈夫进来。
 
“念念,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走过来,担忧而温柔,“怎么去了那么久,哪里不舒服吗?”
 
“没什么,已经……没事了。”乔念一笑,在丈夫转身寒暄的时候,她看到,他后颈衣领处,一处殷红的,口红印子。
 
轰的一声,她脑中里炸开一瞬,抬眼,却对上楚荆似笑非笑的模样。
 
“楚总!楚总您终于回来了!”
 
聂峰迎上去,带着那颗殷红的痕迹。
 
“抱歉,久等了,路上遇到聂太太,便聊了一会。”楚荆笑意得体。
 
“怎么会,就是我们家念念一向娇惯,有不到之处,楚总见谅啊!”
 
“我跟贵夫人,聊得……很愉快,你说是吗,聂太太?”
 
目光聚焦过来,乔念指甲陷进掌心。
 
“说话啊念念,楚总问你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