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娱乐场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沙龙娱乐场 > 原创精选 > 文章内容

足彩澳客必发指数-万博钱能取出来吗

时间:2019-02-11 12:10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主角是乔繁花霍建烨的小说叫《我在黑夜里等你》,是作者糖宝宝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霍建烨眸光淡淡的落在乔繁花半遮的衣领处,微眯,她修长脖颈下的那点红,鲜艳欲滴……是方才用力留下的吻痕。只觉燥热难忍。
 
精彩阅读:
乔繁花撩起长发,笑的优雅而得体,丝毫不惧旁人异样的目光。
 
人到齐,乔繁花开始阐述设计方案,旁边的助手,配合放着幻灯片。
 
“今年主打的珠宝系列为海上繁花,意在创造属于我们霍氏,乃至全世界最高端的珠宝品牌……”
 
“海上繁花?”
 
霍建烨轻敲桌面,清冷的声音带了几分欢爱后的沙哑,“乔设计师,未经商讨,你就私自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众人面面相觑,对两人的关系心知肚明,在设计上霍总从不会质疑乔繁花半句,而今儿……处处透着诡异劲儿,连名字都在挑刺。
 
乔繁花咬牙。
 
以海上繁花命名,分明是他私下同意的。
 
他在故意找茬。
 
“抱歉,是我擅作主张了。如果大家有更好的名字,欢迎提出来。”乔繁花唇角扬起一抹歉疚的笑容,神色转瞬如常,带着职业女强人的优雅风范。
 
霍建烨眸光淡淡的落在乔繁花半遮的衣领处,微眯,她修长脖颈下的那点红,鲜艳欲滴……是方才用力留下的吻痕。
 
只觉燥热难忍。
 
开会前,她就在桌上,他压着她……
 
一道突兀的铃声打断了脑海里的旖旎风光。
 
霍建烨立刻接起电话,神色大变,二话不说就离开了会议室。
 
乔繁花微微诧异,会议中途离开,这可不像霍建烨的风格。
 
她紧跟着追了出去,“霍总,会才刚开始……”
 
“乔繁花。”霍建烨回身,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你我不过纯上.床的关系,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说教。”
 
那一眼,太过凉薄。
 
乔繁花脸色泛白,望着霍建烨离去的方向,怔然出神。
 
这个男人前一刻与她纵情欢爱,而后一刻翻脸无情,冷漠的比陌生人还不如。
 
最熟悉的陌生人,也不过如此。
 
霍建烨一上午都没回公司,乔繁花心不在焉的挨到下班。
我在黑夜里等你霍建烨乔繁花小说目录_乔繁花霍建烨免费阅读
她呆呆地盯着日历上的日期,5月1日。
 
五年了。
 
他们不知不觉在一起五年了。
 
可她认识他远不止五年,她是孤儿,他资助她上学,安排她进公司,扶持她做首席设计师……还让她做了他的女人,她的人生因他而灿烂。
 
可是,他并不爱她,他爱的只有苏雨涵,她只不过是他孤单寂寞时的慰藉品。
 
“孩子。”乔繁花轻声呢喃。
 
也许有个孩子,他们的关系会更进一步?
 
乔繁花翻出手机,约好下午的妇科医生,才去吃午饭。
 
下午。
 
医院。
 
乔繁花忐忑不安的开口,“医生,我的身体状况适合怀孕吗?”
 
医生看她一眼,将检验报告摊在桌面上。
 
“乔小姐,你自己的身体情况也不说清楚,做了输卵管结扎手术还来咨询受孕的事,可笑!”
 
这怎么可能?
 
乔繁花蹙眉,“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从来都没做过这种手术,你再检查一遍。”
 
医生彻底恼了。
 
“你在质疑我的专业水平,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换医生换医院检查,依旧还是这个结果。”
 
医生不悦地将乔繁花赶了出去。
 
乔繁花不相信。
 
先后跑了三家医院,三份检查报告摆在她面前,白纸黑字——
 
已做输卵管结扎术,预估时间五年前。
 
五年前?
 
她那时大学毕业刚去霍建烨的公司,没过多久就和他确定了情人关系,她虽不想怀孕却也想不到去做什么结扎手术。
 
乔繁花精神恍惚,拿着诊断报告正要离开医生办公室时,那个最后为她诊断的女医生嘟囔道:“乔繁花,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是……”
 
乔繁花顿住脚步。
 
“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女医生神色几度变化,猛地拔高了音调。
 
“你想起什么了?”乔繁花捏着报告的手指收紧。
 
女医生认真看着乔繁花的面孔,仔细辨认道:“五年前,我刚应聘到这家医院,我的第一个病人……好像是你。当时是你丈夫陪你过来的,大半夜的,你昏迷不醒来做流产手术……最后又加做了结扎手术,我绝对不会记错,就是你。”
 
乔繁花的脸刹那间失去血色。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医生,“我丈夫?流产?”
 
医生想了想,说:“霍氏企业的总裁霍建烨先生,妥妥的高富帅,我绝对不会记错。他声称,你是他隐婚的妻子。”
 
乔繁花如遭雷劈,脑中一片空白。
 
她不相信女医生的话。
 
她也不相信曾经有个孩子存在。
 
可烫手的检查报告,女医生的话,犹如一把剪刀狠狠撕碎她的执念。
 
输卵管结扎。
 
呵,这五年每次做.爱,他不做任何措施,她却天真的以为,他不爱她,却也想她生个孩子,奈何只是自己不争气,哪怕不避孕也依然要不上孩子。
 
却不知,他早已笃定她怀不了孕,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乔繁花一路去了南山别墅——她和霍建烨的家。
 
他不回公司,也不接电话,但他每晚都会在这留宿,五年来雷打不动。
 
乔繁花推开门,惊愕地望着沙发上端坐的陌生女人,“你、你是谁?”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声音抖成颤音。
 
“苏雨涵!”
 
这个如噩梦困扰乔繁花的名字,瞬间击的她倒退一步。
 
霍建烨竟然将苏雨涵接回了家。
 
霍建烨端着排骨汤走出来,似是没看到僵硬的乔繁花,径直走到苏雨涵身侧,温柔的开口:“雨涵,你有孕在身,多喝汤,对孩子好。”
 
“她怀孕了?”
 
乔繁花一动不动地盯着霍建烨,心像被针扎一样疼。
 
霍建烨没有回答,只是专注的喂苏雨涵喝汤。